寻找最美家庭

寻找最美家庭--郭忠梅

发布时间:2015-4-3 15:01:44  来源:  作者:

爱让我“看见”
——盲人医师郭忠梅家庭事迹


        “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你是我的眼,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因为你是我的眼,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如同歌里描绘的那样,这个家庭因为爱,让盲人郭忠梅的生活色彩斑斓、有滋有味。
        我叫郭忠梅,是郑州市嵩山医院按摩科的一名普通盲人主治医师。一听是盲人,大家或许马上就会心生同情,叹着气摇着头说太悲惨了。但其实并不是那样。上天在关上了我的眼睛这扇明亮的窗时,也为我的人生开启了通往美好和幸福的大门。
        在我的印象里,童年生活还有着色彩的。我的童年是在一片片迷彩绿的部队大院中度过的,上过的八一小学、奔跑过的军区操场还有可以买到五颜六色点心的食堂……一切都让我觉得幸福无比。但是命运就是作弄人,爸爸妈妈发现我的眼睛越来越没有光泽越来越灰暗,最终确诊为先天性青光眼。这对幼小的我,无疑是当头一棒,可是爸爸妈妈却从未放弃,几乎跑遍了广州所有的医院,也做过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手术。最终,在1978年,父母为了我能上盲人学校,毅然决然的请求转业,回到了郑州。
        中专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了郑州市第二按摩医院,那时一直是爸爸每天骑着自行车吱纽吱纽地带着我穿梭在家和位于西郊的单位,直到一天,一双有力的手接过了这辆车,开始了直到今天长达二十三年接送我上下班的任务,他就是我的丈夫。我和我的爱人是1991年认识的。爱人是一名印刷工人,工厂任务紧,工作时间长,每天要早早起床,先把我送到单位再去上班,下班后还要骑车来接我。
        记得有一次,爱人下班接到我,连骑车的力气都没有了,当时还是那辆破旧的28自行车,就在上医学院高阳桥那个陡坡时,我和爱人连人带车翻到路边。爱人起身只是拍拍身上的土,我却为自己成为负担,一下子脸上淌满了泪水,他连忙安慰我说厂里的机器总是出故障,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我当时就表示以后不用接我了,我可以拿着盲杖摸着坐公交车,可是爱人死活不同意,他说就是下岗也要保证我能正常上班。记得就在1998年的一天,爱人告诉我他辞职了。他开始在家专职照顾我的饮食起居,空闲找零工来补贴家用,每天下班后爱人还主动要求学习按摩,并且翻阅书籍学习中医、病理、临床。那时在我们的努力之下,我们的交通工具从自行车变成了摩托车。
        2001年一天下班后,爱人并没有直接带我回家,而是到了一间不大的门面房里,兴奋地给我讲解他规划的按摩店,他当时玩笑的说:可不是每一位残疾人都能像我一样能受到单位的关照、家庭的温暖,而他现在要为社会的残疾人士提供就业机会,让他们也能感受单位的关怀、创造属于自己的价值。从那以后,爱人更加忙碌了,我们的美好生活也早已悄无声息的开始了。我专心工作,他努力创业,慢慢的,我们的交通工具从两个轮子的摩托车变成了四个轮子的面包车,房子从潮湿的出租房变成了小区里面的商品房。自从和我的爱人在一起以后,我的内心仿佛能看到光,并且越来越亮。
        说到家庭,不能不提我的女儿。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这话真是一点也不错。在她还很小连筷子都不会拿的时候,她就会模仿大人给我夹菜,这一夹就夹了二十年。总觉得小时候的女儿有着超乎同龄人的成熟,她用稚嫩的小手抓着我的手指指着童话书上的人物,念着上面的文字,这本该是我应为她做的,可是因为失明,女儿反倒成了我的“老师”。我和爱人工作忙碌,女儿从小就和我的父母住在一起,当其他的孩子都有父母带着去公园去买漂亮的衣服玩具,而我却做不到,女儿从小不哭不闹没有一点让我们作难。虽然没有我的陪伴,女儿也悄悄长大了。现在亭亭玉立的女儿考上了大学,平时在家炸牛排、炸薯条和那些我没有吃过的东西给我吃,用在学校勤工俭学的钱给我买鞋子买衣服,给我讲学校里和生活中的奇闻异事,一起讨论媒体上的热门时政。和女儿在一起的时候,我似乎早已经忘了我是一名盲人。
        其实我现在的生活,和大家一样平凡简单。我已经学会蒸米煮粥切菜热饭,还会网络聊天,并且学着用电话购物给家里添置了不少东西。假期到来,我们三口还带着父母自驾旅行,爬山、游海泳,一起走遍了大江南北。享受生活的同时我没有放弃学习,在2013年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北京联合大学。这些就是我充实且美好的家庭生活,家人是我的“眼”,让我“看见”了这个世界就在我的眼前。

 

 

网站首页 | 走进妇联 | 妇女工作 | 领导讲话 | 政策法规 | 调研思考 | 巾帼风采 | 机关建设 | 文件库

版权所有:郑州妇女联合会主办 地址:郑州市委北院3号楼 电话:0371-67448336豫ICP备08004565号 技术支持:常青树网络